论坛入口>>  用户名   密码 [游客参观] [忘记密码] 简体 繁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桐城新闻 桐城论坛 访 谈 经济纵横 乡 镇 健康
视 频 人民搜索 桐城市情 文 化 社会万象 部 门 理财
专 题 桐城时评 外媒看桐 旅 游 桐城风俗 楼 市 娱乐
 

 
 当前位置: 文化为您诵读
看稻场,难忘的人生记忆
字体:  】  2018年12月26日15时45分

  

作者:李品刚,安徽桐城人,军旅生涯二十六年,计生战线退休,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轨迹,抒写人生欢歌。

  朗读者:叶志平,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桐城市音乐家协会理事,桐城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喜爱用文字记录生活,用声音传递感动。

 

 看稻场,难忘的人生记忆

  丁酉年仲秋,我在老家一段时间,正赶上农村收割晒谷,探亲访友时见到家家户户屋前的小晒场,不免让我想起曾经白天劳作夜晚值班过的生产队大稻场。

  虽然已经五十余年过去了,我的脑海中还是清晰地刻印着看稻场这一短暂的农村经历;虽然离别故土而生活在高楼耸立、繁花似锦的都市中,我仍然不时想起看稻场这一难忘的人生记忆。

  岁月的消失容易淹没人们的记忆,我要把存在于脑海中的一些记忆写岀来,让不曾见过那个年代稻场的人了解我们这些亲历者刻骨的记忆与难忘的感情。

  我自幼喜爱读书,虽然不谙“书中自有黄金屋”,但略懂在那个年代,读书是农村娃跳出“农门”进“龙门”的唯一途径。一九六六年,我初中毕业,在校折腾了一段时间的“文攻武卫”后,被母亲从学校拽回家,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种田谋生生涯。欣逢只经历了一年半多的时间,赶上部队到我们老家征兵,我又离开农村走向从戎之路。但正是在这个一年半多的时间里,让我初步融入到农村生活,开始从学生娃向农民角色转变,尝到了一些酸甜苦辣,看稻场是我在这个融入和转变中难忘的一课。

  在传统农业和半机械作业时代,农村每个生产队都建有一个稻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论狂风暴雨,无论严寒酷暑,也无论逢年过节,每天都有两个人到稻场看场,记半天出勤的工分。

  稻场的选址很有讲究,要具备适中、通透、防火等便利。它是“泥腿子”实践经验的结晶,只是我们那个时候不在意而已。

  我们生产队的稻场,就建在紧邻村庄南边的田畈里,站在村口一览无余,而且处在生产队全部田地较为中间的位置,四面八方到稻场的距离差不多。在那个“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年代,按劳取酬,大家的劳力付出应该大体相等。稻场东西长约近百米、南北宽约六、七十米,空旷通透,便于采风扬弃谷物。东西两边各有一口水塘,一旦发生火情可以迅速提水扑灭。

  稻场是堆放、碾轧、翻晒稻谷的场地,是生产队财产的重要聚集地。稻场西边一排稻草屋顶的队屋,用来存放各种农作物种子、集体储备粮和农具。年底抽干鱼塘抓起活鱼准备过年,如果天色已晚来不及分发就堆放在队屋里,等到第二天大家眉飞色舞地拎回家。我就曾经陪蹦跳不休的鲜鱼折腾过一夜。几个码堆得高高的稻草堆,是为耕牛过冬准备的草料。“破领耕不休,何暇顾羸犊。夜归喘明月,朝出穿深谷。”耕牛可是人类远古以来的劳动伙伴,一年四季,风里雨里,默默地将自己的汗水洒在大地上,为人类无怨无悔地奉献。视耕牛为生命的农民可不会亏待它们!

  在那个年代,看稻场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生产队的财产安全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记得我第一次参加看场,生产队长对我左叮咛右嘱咐,不亚于我参军入伍后第一次夜间站岗放哨时班长的一再交待。

  看场人员的主要任务有两项。一是防偷盗。在那个生活比较困苦的年代,趁人不备揣把稻谷、扯把稻草回家的事情难以避免,甚至有其它生产队偷盗农具的情况发生。我们看场时,铁皮喇叭筒放身边,一有“贼情”便立即呼喊,既可吓跑盗贼,又可招来“援军”。二是防灾情。收割季节,稻场上堆放和晾晒着满场的农作物。看场人员要随时应对气候突变,全力保护集体财产安全。

  我是生产队里最年轻的社员,因为刚出校门,按村里长老的说法是“腿脚还不沾泥”,所以给我定的全勤工分为6分,比妇女还少1分。我也不好计较这些,踏踏实实地做事吧。

  参加看稻场是我很乐意的事情,不仅因为可以增加工分,还觉得挺新鲜有意思。

  炎热的夏天,在稻场睡觉比在闷热的家里爽快多了,不像家里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不停地摇动蒲扇还是汗水涔涔。更何况,谷物的阵阵清香,蟋蟀的浅吟低唱,犹如美妙的催眠曲;松软清香的稻草铺,更似一张宽大的床,仰望着夜空,繁星调皮地眨眼闪烁,不时还有流星划过。

  数星星,观星相,听故事,长知识,是夏季看场值班最有意思的事情。我的好奇心强,总爱问这问那,经长辈们指指点点,我认识了启明星、北斗星、牛郎织女星,望着飘带样的天河听他们讲述七夕鹊桥会的故事。

  在抗旱的日子里,我们特别注意“车水星”(天河一侧三颗排列成线很亮很亮的星星)的状态,并据此得出“车得陡(三颗星与天河几乎成直角),车不久(旱情很快结束);车得平(三颗星与天河成斜角),车死人(不知道要旱到哪一天呢!)”。

  寒冷的冬季,我们匆匆吃完晚饭和洗漱后,抱着被褥钻进队屋,在厚厚的稻草席上相偎而卧。漫漫长夜,难耐寂寞,同班的长辈便打开了话匣子,那些幽默风趣的谈笑,不仅让我们打发了冬季看场的单调乏味,更让我增长了在学校和课本里学不到的知识。他们朗朗上口的“只要功夫深,土里出黄金”“好种长好稻,坏种长稗草”“肥田长稻,瘦田长草”“庄稼一支花,全靠粪当家”等谚语,蕴含着丰富的哲理,让我至今不忘。而他们神乎其神讲述的那些鬼怪狐妖的故事,既吸引得你忍不住竖起耳朵静听,听到骇人的情节又急忙往被窝里钻。看稻场真是回味无穷。

  收割稻子的农忙时节,是稻场最忙碌最喧闹最喜庆的时节,也是看场人员一年中最辛苦的。稻场上一捆捆稻把子,堆得像一个个小山包。为了及时脱粒晒谷归仓,忙碌了一个白天的人们仍然还要夜战,几盏汽油灯被长长的竹竿支撑在稻场四周,把整个稻场照耀得通亮,摔稻把的,赶牛拉𥕦脱粒的,翻草的,收拢稻谷的,人人手脚不停,个个挥汗如雨。

  夜深收工后,看场人员还得围着稻场认真检查一遍,然后把一张凉席往稻草上一铺,不一会便呼呼大睡。如果天公怜悯,一夜相安无事,笑迎旭日初升。但往往天不遂人愿,正如农谚说的:“春天猴儿面,阴晴随时变”“六月的天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乌云接日头,半夜雨稠稠”“日落西山一点红,半夜起来搭雨蓬”。当我们疲惫不堪的和大地一样沉沉入睡时,一声沉闷的炸雷把我们惊醒,眼看一场夏天的骤雨就要来临。我们立马跃身而起,操起农具开始抢收,生产队长紧急召唤社员们也小跑着赶来了。

  大家紧张而有序地与暴风骤雨抢时间比速度,拉拖板的,推扬锨的,舞扫把的,装稻锣的,硬是抢在暴雨之前把晾晒得差不多的稻谷挑进队屋。如果有来不及抢收进屋的,就收拢堆积起来,然后盖上油布,周边围上稻草,等待次日放晴再晾晒。尽管大家浑身被汗水与雨水湿透,但是保护了辛勤劳作并赖以生存的稻谷,心里说不出的欣喜和快慰。

  我尽管屡已尝受插秧时蚂蟥钻进皮肤的惊惧,薅草、割稻和搂铺子时胳膊划出一道道血痕的隐痛,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有了一些感受,可此时此刻与暴风骤雨的夺粮之战,让我的感悟更深刻更难忘。

  有人这样赞美:“稻场之于农家,乃是桃源之于陶潜,可享微漾清风,可沐生香阳光,可任心意驰骋!”

  是的,稻场是农民的人生大舞台。他们在这里辛勤付出,他们在这里快乐收获。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一年劳作看稻场,年丰方能过好年。堆积如山的稻把,颗粒饱满的稻谷,是对农民挥汗如雨的犒劳。从稻场挑回的一担担口粮,年终分红时数来数去的一张张钞票,让农民无比欣喜欢畅。

  是的,稻场是我历练人生的大课堂。我曾经在这里看过场,我曾经在这里插秧、薅草、车水、割稻、打谷,这些农事活动让我深切地体验到农村的困苦和农民的艰辛;也正是这些在和农民的共同劳作中,让我一步步闻惯了泥土味、汗水味,让我更加珍惜一粒粒稻粮。

  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农村面貌发生了天翻地复的变化。“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翻飞未肯下,犹言忆故林。”生产队的稻场和周边农田虽然已经建起一幢幢楼房,但是永远抹不去它在我心中的模样。对于从农村走出来的我们这一代人,对故土那种难以割舍的情感,总是在点点滴滴的记忆中魂牵梦萦,日思夜想。

 

稿件来源:
编辑:

版权声明

 1、桐城新闻网(http://www.tcnews.cc)是由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主办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本网源自桐城新闻网、《桐城报》、微信公众平台“桐城新闻”的所有原创新闻作品(包括新闻、信息、文艺作品、图片、视频及音频资料等),版权归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所有。未经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和原链接,如“桐城新闻网”、“《桐城报》”、“微信公众号桐城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转载的其他媒体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及时通知。

 3、如需转载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旗下桐城新闻网、《桐城报》、微信公众平台“桐城新闻”享有版权的作品,请来函或来电与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联系。

  相关新闻
24小时新闻排行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中共桐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承办 皖ICP备09026344号 皖网宣备080007 网站信息未经允许,请勿复制或镜像
热线电话:0556-6139158 传真: 0556-6125088 地址:安徽省桐城市府广场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6-6125088 邮箱ahtcnews@163.com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