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入口>>  用户名   密码 [游客参观] [忘记密码] 简体 繁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桐城新闻 桐城论坛 访 谈 经济纵横 乡 镇 健康
视 频 人民搜索 桐城市情 文 化 社会万象 部 门 理财
专 题 桐城时评 外媒看桐 旅 游 桐城风俗 楼 市 娱乐
 

 
 当前位置: 文化为您诵读
孬子
字体:  】  2018年11月12日10时45分

  

  作者:向南,自由职业者,偶拾笔乡愁,常望秋水,念吾之南。

  朗读者:婉彤,本名陈娟,桐城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有声阅读推广者。

 

  孬子

  “蜡泥壳”、“急不恼”、“杨辣子”、“小怪物”、“黑铁”、“孬子”.....在家乡桐城,每位孩童一般会有一个“朗朗上口”的专属绰号,“故事”多一点的孩童,绰号相对丰富一些,有家人给取的、有邻人昵称的、也有教书匠相赠的、更有小伙伴们相互“嘲讽”的,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目的只有一个,是寄望孩童好养活、融入邻里、成材成树。

  “孬子”是我们队里孩童较为普遍的绰号,按照排行又被细分为“大孬子”、“二孬子”、“三孬子”......自然我的孩童时代也就与“孬子”们走的近一些,待的时间长一点。

  1

  我的好伙伴“孬子”,他这个绰号的来历,我并不清楚,应该是反取的,他实是小伙伴中最聪明的一位,长得皮肤细嫩,浓眉大眼,较招人喜爱。

  我们俩的最爱是放晚学后,结伴去河边放鹅、喂牛或打猪草,带上泥巴晒制的手枪、柳树剥皮弹性十足的花棍和废木板拼凑而成的盾牌等“武器”,利用河边各种地形苦练“杀敌本领”,常领头组成战斗小组,与一河之隔的邻县“童子军”争夺牧区,展开激战。

  战斗区域以河为中心、战斗胜负以攻达对方河岸为赢、战斗原则以双方肢体动作“点到为止”、战斗方案则常分三步实施。第一步是“骂战”,双方队员在各自河岸拉开架势、排成U形、扯高嗓子,用提前准备好的纸制喇嘛、暖水瓶外壳、毛竹管子等“扩音设备”齐声高音开骂,“脏、乱、狠”声,震耳欲聋,轮番互压士气,若对方先举白纸旗,即战斗终止,胜方可前往负方放牧。兵不厌诈”待胜方渡河越界,败方会迅速发起偷袭,这便是第二步“泥战”,仍然以河为界,双方队员会飞奔河底,利用草木、土堆作掩体,按照“弹药手”、“发射手”、“补给手”分工,将之前和好的黄泥巴团子互掷互殴,战至对方弹殆药尽。第三步“水战”,一般始无前兆,会在“泥战”中骤然爆发,双方队员己不由控,无视作战原则,拼向河水中央,有抱一起摔跤的、有打拳击的、有用少林拳的、有使降龙十八掌的......花棍乱击、水花四溅,影视中的各种功夫在战斗中应显尽显。最终的胜利,谋于战前动员、战术的运用、花棍的长短和会使用“武林绝技”的套数,我方被誉为“常胜将军”,多归功于“孬子”的合理部署和精心教练。

  激战后,挂彩队员原地休息,畜牧由其他队员代赶对方牧地,我与“孬子”一般是先留下来总结“战况”和转移“武器”藏匿地,待其他队员畜牧餐饱,才能将自家畜牧赶往“敌牧区”。此时,“敌牧区”常已无草可食矣,我们会相视一笑,沿沟低姿匍匐前行,专寻红花草田(红花草可为人畜蔬菜、有机肥)......我俩的畜牧会准时随牧队饱餐返回,也会经大人们检阅后按时入圈。

  “孬子”,是谋士,也是勇士。

  2

  “孬子”中排行老三,队里的人昵称他“三孬子”,我倒没有这样叫过,而称之“胖子”,和他相比我确是“丑、矮、瘦”一些。因为同龄,我和“胖子”一同入学,但不在一个班,却每日结伴步行12里土路往返4次学校。

  家父向来以对子女教育严厉著称乡里,“胖子”的父亲则较为随和,在家“胖子”是惯养的。那时候,队里富余劳动力多往江浙沪一带搞副业贴补家用,我们兄弟姊妹多且尚幼,父母只能专职务农,每每交完“两上交”,年底总会向家眷借一些口粮,待来年新米上市再还,家畜是绝对不能碰食口粮的。

  记得是个早春的傍晚,“胖子”没有回家,直接背着书包陪我河边放鹅,边在草地上做功课。返回的路上,“胖子”提出要学赶鹅,鹅棍频率过大,群鹅突然失控,扑向路边育秧田,四处乱窜。下田赶鹅会增大秧苗破坏力,我和“胖子”急得在上田埂、下田埂、左引导、右引导,三分田的秧苗还是被群鹅践踏得东倒西歪、残毁不堪。此情,如无余秧,这家农户早稻将无苗分栽、颗粒无收。虽说“少年不识愁滋味”,问题的严重性我和“胖子”还是深知的。经商量,采取了唯一的“解决”办法,即逃离现场、趁大人劳作未归、将鹅入圈、人离家,否则等待的只能是严惩。

  天渐黑,劳作一天的大人们开始陆续回家,邻村一对男女的混合骂声尤为刺耳:“谁家的短命鬼,把我家的秧苗和了......”不希望的,还是来了,那对男女怒气冲冲地找上了家门,只闻父亲连连赔礼:“表爷啊!表娘啦!伢小,不懂事,对不起啊!等那伢回来,我把吊着狠狠地打一顿,你们放心,就是我家的秧苗不栽,也先把你家的水田插满......”躲在后院墙角用稻草完全掩盖的我,越听越害怕、越吓越心虚,逃翻墙头伤了腿,顾不上止血,连滚带爬藏到了曾与“胖子”一起找鹌鹑蛋的坟地灌木丛,用土灰封住了伤口。

  早春的微寒、赤着的双脚、潮湿的灌木丛、阴森的坟地、加上饥饿阵阵来袭,身体不由自主地抖颤起来。

  接近午夜,村民嘈杂的寻找声才逐渐褪去,家父沙哑的呼唤声越来越高、越来越频,300米、200米、100米......越来越近,我蜷缩的更紧了,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一秒、两秒、三秒......100米、200米、300米.....呼唤声一点一滴远离、沉静......

  “小和尚、小和尚......我是胖子啊!”半睡半醒中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惊得由地而起。借月光,仔细打量了一下,果真是“胖子”,不由地激动起来。“胖子”迫不及待将携带的玻璃瓶打开道:“给你,我给你留的饭菜,我再掰根树枝给你做筷子”。

  肚子饱了,有伴了,精神来了,在灌木丛里又开始胡扯起来,全然忘却身处坟地。明天怎么办?我提出步行到上海,随便找一地儿学徒工混碗饭吃,“胖子”坚持待查出“叛徒”,一同再去路近一点的南京,就这样你争一句、我抢一句,家父突然出现了......被领回家的滋味可想而知了。

  第二天,“胖子”和往常一样,在门口等我一起上学,像是要辩解什么,“呸!叛徒”骂完我便径直走开了。也是从那天起,我和“胖子”始终保持着一前一后的同路方式,直至初一他转学回城。

  在队里的一次喜宴上,恰与“胖子”父亲一桌,其几杯下肚,开始找话了:“小和尚,可还记得毁秧的事?那天我和‘三孬子’妈从下午车水(方言,灌溉的意思)到夜里一点多才回来,发现‘三孬子’不见了,锅台一片杂乱......第二天准备上学他才发现,将已写有你姓名尚未写完祝福语的“生日明信片”慌乱之中落在了田埂上......”那一年,我读初二;那一天,腊月初八;那一刻,眼泪打着转。

  “三孬子”,我们再约一次放鹅好不好?

  3

  “孬子孬,吃鱼腰,三大口,一口包”家乡的这句俗语形容“六孬子”能干能吃最为不过了。他比我稍年长几岁、高我一辈分,内秀、有着“穷人孩子早当家”的素养,十来岁居然犁田打钯类的农活样样精通,这个年龄段的孩童,一般刚始学扶犁稍,家父常树他为我榜样。伙伴们一起玩的时间,大都跟“六孬子”少一些,我或是伙伴中与“六孬子”玩的最多的一个。

  春秋时节,大人们需翻犁水田,后面自然少不了一个带着鱼箩捡泥鳅、抓黄鳝的孩童,那个年代只能在各自家的水田捡,毕竟是一次难得的生活改善,但需要一定的抓捕技术,讲究“快、准、狠”:“快”就是犁头翻泥的一瞬间要眼快、手快、分辨快,“准”就是针对泥鳅、黄鳝采取双手捧还是食指勾的方式,“狠”自然就好解释了,就是要狠狠的抓住,否则泥土被翻的瞬间水跟进来,泥鳅、黄鳝就跑了,我则属于会这三招的“顶级拿手”。

  “六孬子”勤快、踏实、能吃苦,犁田快、钯田平整,队里请他帮忙犁水田的农户较多,以插秧工、割稻工、挑谷工交换,犁出的泥鳅、黄鳝归“六孬子”。鉴于此,“六孬子”犁水田前,总是会请我帮忙捡泥鳅、抓黄鳝。我若没空,他只能独自将蛇皮袋子系腰间,左手扶犁稍,右手边执竹鞭边捡泥鳅、抓黄鳝,常常一天下来,收获能有一两斤就很不错了。

  我若能去,“六孬子”那是绝对一个劲地笑,一天下来如何也得有个八九斤,他会分我一半,不忙还会叫我去吃他拿手的红烧泥鳅钻豆腐。印象最深的一次,拾了有两鱼箩,“六孬子”约分了10斤给我,开心地打趣道:“捡泥鳅有你、受欺负找我。”

  “小和尚、小和尚,出来一下喔!”秋季中的一天,“六孬子”在门外叫我,以为又让帮他捡泥鳅,立即放下书本跑了出来,不料他递给我一支英雄钢笔和一本精装日记本,好意外的惊喜,除了令我感动便是激动。

  “这得多少钱啊?”

  “不贵,知道你爱读书、爱写日记,看见了就买了,过几天我要到杭州学徒,道别一下,你要好好念书,会给你写信,谁欺负你还可以找我”说完“六孬子”又匆忙去忙农活了。

  不几日,“六孬子”跟着家眷坐上了南下的汽车,我也在小伙们的羡慕声中得知那本笔记本要值20多块钱......每当忆起“六孬子”,内心一阵酸楚:成绩出类拔萃,因贫辍学,个人经济来源,日常是鸡蛋换盐、用拾得的泥鳅和黄鳝(时价每斤约一块二三)通过集市叫卖换取零用钱;15岁就离乡拜师学瓦匠,自垒墙、搬砖、挑泥、抬预制板,开始了他的奔波生活......

  “六孬子”,假如没有年龄、辈分之分,我想和你做兄弟。

  队里关系亲密的“孬子”还有很多,童年趣事件件扎心。如今,我们天各一方,即将步入中年,“孬子”已为千人之上的建筑商,“三孬子”是跨国企业年薪过6位数的技术蓝领,“六孬子”有了自己的文化传媒......君在南,唯吾在北,岁月这把杀猪刀,虽切开了我们身体间的距离,但却无法切去我们近40年的友情......过去是快乐的,现在是幸福的,未来是美好的。怀恋那个天蓝、地绿、水清的童真年代!一切安好,祝福我的“孬子”们。

稿件来源:
编辑:

版权声明

 1、桐城新闻网(http://www.tcnews.cc)是由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主办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本网源自桐城新闻网、《桐城报》、微信公众平台“桐城新闻”的所有原创新闻作品(包括新闻、信息、文艺作品、图片、视频及音频资料等),版权归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所有。未经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和原链接,如“桐城新闻网”、“《桐城报》”、“微信公众号桐城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转载的其他媒体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及时通知。

 3、如需转载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旗下桐城新闻网、《桐城报》、微信公众平台“桐城新闻”享有版权的作品,请来函或来电与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联系。

  相关新闻
24小时新闻排行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中共桐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桐城市新闻信息中心承办 皖ICP备09026344号 皖网宣备080007 网站信息未经允许,请勿复制或镜像
热线电话:0556-6139158 传真: 0556-6125088 地址:安徽省桐城市府广场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6-6125088 邮箱ahtcnews@163.com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